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高冠华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评论】论冠华先生的艺术人生

2007-02-15 00:00:00 来源:艺术家提供作者:袁运甫
A-A+

他的一生,很苦很苦。但最后是幸福的,有两句话可宽慰一生:丹青傲骨炼绘事,花鸟冠华誉千古。

  高冠华教授1915年出生于江苏南通,二十世纪初,正逢末代状元张謇弃官还乡,在家乡南通兴建实业,引进科技、提倡教育、传承文化,并一一落实西学东浙的革新时代,张謇广泛聘请中外学人参与他的新兴规划。文化界著名人士王国维、陈师曾、欧阳予倩、梅兰芳、王个_、葛竹溪等,来南通参与人文新学和艺术教育传授工作。高冠华自幼热爱书画,当时在南通中学师范科读书,亦深获良好的启蒙教育和传统书画艺术的熏陶。后又赴杭州考取国立艺专,翌年1937年爆发抗日战争,随即学院南迁,跟赴湖南沅陵和云南昆明等地,并成为当时有潘天寿先生担任系主任的新建中国画系的高才生。至1940年毕业,因学业优秀被留校任教。成为杭州国立艺专首届国画系毕业生,并任职写意花鸟画课程的青年老师,二年后就晋升为讲师。

  高冠华教授自进校学习至留校任课,都是在潘天寿老师的直接教授和指导下学习、工作、前后整整有三十年之久。潘老的身教、言教、艺教造就了高冠华的艺术人生,这是他毕生的幸福和光荣。他在追忆老师教益时,不只一次地泣不成声,动情轻语:“多少次我当着学生的面回忆起潘天寿先生就老泪横流,几乎每一个绘画理论问题和实践问题先生都有过卓越的见解,可是他离开我们实在是过快了。”

  高冠华教授在向老师求教和实践中,也有一个由表及里、由浅入深反复认识和逐渐澈悟的过程。但潘老师总是耐心地、反复地举一反三,细心讲解,直至学生明了和理解透彻为止。老师还以自己学习过程的故事,来帮助年青人更深入的悟道。潘先生在1923年(27岁)特地前往上海吴昌硕老师家求教。那时吴老已是80高龄的老人。他看了潘天寿先生的作品后,大加赏识地称道说:“阿寿学我最像,跳开去又离我最远,大气也!”并且早有意识地准备了一副篆体诗作对联相赠潘天寿先生:“天惊地怪见落笔,巷语街谈总是诗”。其中充满着对潘天寿先生运笔的果断有力和深蕴精神气势的赞扬。同时在作品中还表现了生动入微和对生命情态的精确刻画。这应当是对中国画坛这两位巨才相互关爱的称颂。事隔二十年,也是巧合吧,潘天寿老师亦为当年27岁的学生——“高冠华画展”赠送贺诗,其中两句是:“霜余雪后斜真好,径自青藤雪个来”。老师鼓励学子苦往甘来的艺术丰收,也是师徒相亲的赞誉吧!

  高冠华教授是一位杰出的中国花鸟画的著名画家。他还是一位经受过良好的中、西艺术研习的艺术家。特别是在西画色彩训练方面,他是一位得心应手的大师。凭着他的写实基础,仅在文革期间下放农村绘制的油画领袖肖像,就有180多幅。还受到群众普遍好评。高冠华教授晚年期的大写意花鸟画,不仅在墨色处理方面做到了丰富而统一,以及能恰当控制墨与色的混合与交融的关系,达到既厚重又透亮、层次丰富而又强烈的效果。冠华先生尤善于表现暖色调强烈、强劲的力度,以及用线或色彩边缘部分的微妙变化,使之富有浑厚与金石趣味,并充分发挥中国画材质和技术因素的视觉美感,这也是他一生纯熟与勤奋地掌握传统绘画的功力与表现技巧所致。高先生晚年还下苦功,总结了自己从事中国画的创作经验,技巧与艺术表现经验,中国画构图与画面处理经验,特别是他在论述个人的中国画实践经验与理性思考过程中,还比较系统地联系到他的老师潘天寿先生的艺术实践与中国画艺术教育的方式方法与个人体会的经验等,这对中国画教学和创作交流都是十分宝贵的。

  高冠华教授不仅是一位学术成就卓著的中国花鸟画艺术大师,还是一位善于总结艺术经验,具有高瞻远瞩的中国画艺术教育家。他富有清晰明辩的思维和判断能力。在他的内心世界对历史与现状,包括个人的艺术追求和理想,常常心照不宣,默默耕耘,善于在艺术比较和全面周密思考基础上坚持自己的实践。他能关注全局,步步稳健。在艺术上他兼学中、西有很强的造型基础。是一位艺术革新派。然而他从来不会自我宣扬,但在课堂教学中,他会毫无保留地向同学倾吐自己一生的心得和艺术感受。他对中国画的兴趣是从中学时代起步的,已经历了七十余年的漫长经历。但他自1966年遭遇到的这场“文化大革命”的灾难后,至1980年叶浅予先生主持美院国画系主任,并坚持调高冠华教授回系任教为止,他已经无辜耗尽了人生最佳年华,这长达十四年的苦难生活,却也磨练了老教授的意志,在中国画创作和著述研究方面他像年青人一样,几乎是废寝忘食耕耘不止。同时还要为社会需要负担大量中国画的创作任务和各种不同层次和生源的教学任务。

  在这段工作中,成为他在中国画创作和教学研究方面的又一个新高峰时期,这个时期也是他个人生活最为幸福安定和能以发挥自己艺术才华的最佳环境,由于国家和社会的需要,他揭力以自己的艺术创作为社会服务,并参与了一系列国内和国际的艺术活动,受到评论界高度的积极评价。在学术方面,他亦投入全力,关注中国画的教学与创作的革新研究活动,冠华先生还多次以追忆先师潘天寿先生三十年的艺术创造与革新贡献为题,发表专题论文。如《论与学——追忆先师潘天寿先生三十年的教益》、《哭寿师十韵》、《阔大雄伟、高古新奇——先师潘天寿先生艺术成就之浅析》等专论,他能从基本观念认识的高度和深度,全面阐述中国画改革的必要性和重要性。他全面总结了作为一名优秀的中国画家必须在对中国画历史和技法,以及有选择的对中国画大师一生特有的心得经验和成就的基础上发扬光大。在这方面冠华先生为我们做出了重大贡献,他对潘天寿先生的艺术人生和学术的总结亦具深远意义的。我在拜读这一系列著述时,随手记要如下,我深感这十个方面的问题,对后学者将是极有启示的。

  (1)学习前人,特别是学习自己尊敬的先师,一定要善于“攻进来,走出去”,绝非是模仿和因袭。也正如可染老师每次提到的学习前人要“用最大的功夫打进去,用最大的勇气打出来。”高冠华先生亦多次强调“师迹不如师意,师意莫若窥其神韵,探其精英,方可登峰造极。”

  (2)学习前人,不仅仅是技术,还应当学习他们全面修养。对中国画而言,“诗、书、画、印更具全面综合的魅力”。尤其是写意画,实则是写情,诗情画意是一个整体。冠华先生还强调还应重视笔墨与色彩的融合,他还提出要“淡而深沉,艳而清雅。”所以晚年他总觉得时间紧迫,甚而来不及落实自己新的追求,他常说“此生再借三千日,容我调音试听筝”。

  (3)“先临摹后写生”,要从基础方法入手,以掌握前人心得和表现手法,再到生活里写生,会少走弯路。中国画的传统具有深厚的历史层积,因此总结和学习先人的技法经验是十分必要的。

  (4)“取法乎上”,潘先生强调这是:上者高也,要学择上为最。取法乎上,仅得其中。比如学诗,潘先生强调要从李、杜入手,李白才华横溢,高不可攀,学起来不寻常。杜甫千锤百炼,崇尚推敲。有了高度,知难而进,这是一种远见。

  (5)“要注目独创性”,潘先生很强调“新奇妙异”这也因为艺术本身是创造性劳动。“艺术不能重复,重复等于零,”这话潘先生是常说的。古无今有是独创,人无我有也是独创。从主题、形式笔墨、意境都要有独创性。

  (6)“艺术高于生活”,要“中得心源”。所以强调“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诗情画意,融为一体,相辅相成,相得益彰。如画“庐山高,丈二宣纸”,画到顶也不出一丈二尺。李白说“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这是一泓飞瀑的画面效果,是画中的诗意。又如颜真卿书法是从屋漏痕里体会出来的。它不是外露的剑拔弩张,是含蓄其中的力度,潘先生的指画,也是同样的含有这一艺术趣味。

  (7)“构图十要”是冠华先生总结潘天寿老师构图法和个人经验的十项要点。具体内容是:①宾主分明:②轻重虚实:③疏密聚散:④穿插交点;⑤前后层次;⑥呼应气势;⑦收头铺脚;⑧空白处理;⑨边角运用;⑩题款印章。高冠华先生把他总结的这十要,看成是“潘先生不灭的光源在我身上出现的反射”。高先生强调说潘天寿老师的许多可贵经验是深刻入微的。他还强调“这一声声情态,永远回荡在我的耳边”。

  (8)“一味霸悍”;这也是气势。文人画常见的缺点是造型较薄弱,技法有时自由而乏严谨,或用笔软弱,缺少大气磅礴势态。潘天寿先生是力矫时弊,故强调大刀阔斧,以“霸悍”之势跳出樊笼,才能画出时代的精神气势。他常引孟子的话:“善养吾浩然之气”。强调气势、气度,所以潘先生刻有印章“一味霸悍”。实质上也是在提醒大家,告诫自己。但这正是潘画风中的个性和灵魂。在高先生作品中,也不乏这种精神。

  (9)“用心空白,着眼用笔”这是画的不多,空的很多,画内不多,画外很多。常追求笔外之笔、墨外之墨、意外之意、境外之境、形成自己“阔大雄伟,高古新奇”的特色。空白正是中国画的特色,也可以说是“此时无声胜有声”,是白居易在浔阳江头,观赏一位妇女弹唱琵琶时的感触。这也是音乐的空歇。潘先生作品中也有如此表现,奇在空白巧妙处理与众不同。亦奇之题款构图中的意想不到,常常是“阔大雄伟,高古新奇。”中国画讲“知白守黑”,意在精心控制画面,画与不画处,都是出于全局的需要。笔到与笔不到处,也是出于视觉导引的布局,要俱整体性的画面气势,也在于笔墨走势的内心构成。

  (10)“四边四角,寸土不让”,边角对画外直接相承,因此潘天寿先生常说要“寸土不让”,画里画外都是有联系的。在高冠华先生的花鸟作品中也是特别精心布局,有时几乎是分厘有争,精心推荐的。印章的精严处理,常用于画面,故有寸土不让之说。经常在一幅作品中,只有中间不画,用心处常是四边四角。这也是该收处收,该放处放,虚实有致重在全局。最后我引用冠华先生1980年写的“哭寿师十韵”中的八句为此文的结束,实怀念之无尽也。

  一代艺坛誉师首,高风亮节足千秋。
  纵横落笔撼天地,拔墨翻腾风雨迎。
  计时卅载谆谆诲,论画敲诗动夜迟。
  拱木铜驼归有日,黄泉路上再寻师。

  潘天寿老师的授业精神和艺术成就,成为高冠华老师毕生为追求和泓扬的艺术命题,这也不仅是促成了高先生在中国花鸟画领域的崇高地位和艺术上的可喜成就,同时也促使了中国画教学的传承和发展的历史性贡献。高冠华先生的艺术,深得老师风骨,又有自家面目和发展。潘先生曾言“空山无人,水流花开,惟诗人而兼画家者能得个中至致”。高先生正是一位善于将诗情画意和始于形似,终于神似作为他的写意花鸟画毕生奋斗的目标。因其心境高远,才情炼达,自辟蹊径,触类旁通,这是悟性加勤奋的成全的必然。

  (袁运甫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2007年2月15日)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高冠华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